info
close
©粮农组织/Ozavogu Abdul

帮助尼日利亚实现大米自给自足

info
close
©粮农组织/Ozavogu Abdul

KOLAWOLE ROTIMI VINCENT:EKITI州“最佳稻农”

我有一个六口之家,还有许多靠我生活的亲人,包括我的母亲。参与[委内瑞拉资助的]南南合作及三方合作项目后,我掌握了很多技能,现在他们说我是Ekiti州最好的稻农。

我们了解到水稻种植的各个方面,包括标准种子的生产、农场机械化、在收获时使用收割机、标准除草剂的施用、利用农艺收割稻谷,以及制作米糕和米粉等新产品来提高产品价值。

我的农场以前产量很低,让我感到很苦恼。后来我明白了,这是由每穴播种多粒稻种造成的。他们告诉我,这种方法会加重土壤负担。我们现在每公顷可以生产六吨稻米。最重要的是,我学会了管理技能和记录方法,还有如何为种植季节制定合理的农场规划时间表。

我现在有了自己的房子和农田,有车有房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info
close
©粮农组织/Ozavogu Abdul
info
close
©粮农组织/Ozavogu Abdul

我现在有了自己的房子和农田,有车有房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
Kolawole Rotimi Vincent 稻农
info
close
©粮农组织/Ozavogu Abdul
info
close
©粮农组织/Ozavogu Abdul
info
close
©粮农组织/Ozavogu Abdul

ADETUNJI ABAYOMI,EKITI州:水涨船高

在Crystal Gold Rice公司,我们从农民那里收集新鲜收获的稻谷,加工后拿到市场上销售。

通过南南合作及三方合作项目,我在塞内加尔接受了碾米培训。我们学会了正确使用碾米机,之前我并不知道碾米要分不同阶段进行。现在,为了提高大米质量,我们的碾米步骤要进行两到三次。

我们还参观了其他工厂和农场,了解他们的运营模式和周边社区的参与情况。

info
close
©粮农组织/Ozavogu Abdul

我们公司的模式是将农民纳入流程,这样他们就能不断提高产品质量和数量。

Adetunji Abayomi 稻米加工者

我将这一模式融入自己的业务,目前正在与三个周边社区合作,他们种植我们生产的一种或所有品种的稻米。我们公司的模式是将农民纳入流程,这样他们就能不断提高产品的质量和数量,而我们则有能力进行加工。

早在2014年,人们还严重依赖进口大米消费。现在,我可以亲口说,许多家庭都不再购买进口大米,而是选择了我们工厂的大米。渐渐地,订单越来越多,这一趋势也扩展到了整个社会。

目前,我们的日产量为1.5吨,但希望有一天能达到25吨。我们正在与中国的公司洽谈建立一个完全集成的碾米系统,这将有助于我们实现新目标。

因为这些,我的家庭收入增加了。项目启动时,我才二十多岁,没有稳定收入。现在,我三十多岁了,已经结婚生子,收入稳定。我的公司和社区也有很多人经历了同样的成长。

info
close
©粮农组织/Ozavogu Abdul
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